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我的旗袍夢散文

散文 時間:2019-11-13 我要投稿
【www.ruwyck.tw - 散文】

  童年時我站立在干奶奶的堂屋里,看著她懸掛在墻上的照片,她一襲藏藍色的旗袍,長度恰好蓋住了腳踝部。額頭布滿皺紋,目光空洞地望著遠方,干爺爺站立在她身后。我左思右想也弄不明白,為何干奶奶穿上了那么難看的衣服,了無生氣的模樣。

  時隔多年后,我漸漸淡忘了此事并且嫁為人妻。面頰宛若盛開的桃花,平素酷愛身著白色的服飾,偶爾上面點綴著一朵玫瑰花,佩戴著纖巧的耳墜,盼望著在塵世里怒放一朵花。一日行走在大街上,與一婦人相遇,婦人身著深藍色的圓領偏襟旗袍,臃腫的身體,快要撐破了衣服,讓旗袍喪失了美感。面對旗袍我再一次選擇了逃避,張愛玲都曾經害怕旗袍的“嚴冷方正”,我的逃避終于有了依據。

  我偶然在電視中瞥見一名女子,身著旗袍,右手旋轉著高腳杯,深情地凝視著杯中的紅酒,看見她儀態萬千的模樣,對旗袍瞬間產生了一絲好感。天氣轉暖了,批發服裝的嬸嬸送來了半匹即將淘汰的布料,煙色,一朵一朵的玫瑰花競相開放,透著質感。這塊面料非常適合做旗袍,我興致勃勃地找到了一位裁剪師,測量了尺寸后,耐心地等待了幾日后,取回了屬于自己的旗袍。當我打開衣服的瞬間,手在微微顫動。迫不及待地穿上了旗袍,遺憾的是它略微短了一寸,其余部分尚算合體。穿著它出席了一次婚宴,大家一齊稱贊這件衣服如何漂亮,顏色略微暗了些,終究還是比不上主人漂亮。面對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,我終于懂得,自己年紀正值花樣年華,并不適合穿上煙色的旗袍,穿不出面料的厚重,襯托出整個人老氣橫秋。我有點醒悟,干奶奶了無生氣的原因了,她是舊社會走出的女人,裹著一雙小腳,沒有相對自由的空間。裙邊及地,蓋住雙腳,完全掩蓋了一個女人的真性情。我的旗袍夢就此擱淺了嗎?

  幾個月后我的生日來臨,和閨蜜去了照相館,攝影師為了挑選服裝的時候,我看見旗袍時連連搖頭,以示拒絕。攝影師強行為我換好了旗袍,圓圓的領子,兩側開襟。化妝師為我定妝后,戴上了一條裝飾項鏈,站在穿衣鏡前,不禁驚詫,何以搭配得如此完美,讓人感覺賞心悅目。化妝師關于服飾的一番見解,令我刮目相看。服飾的顏色搭配很主要,女人的首飾在服飾中的點綴也不可小覷。

  其實,旗袍作為一種經典女裝,一路走來幾經滄桑變幻,式樣不斷地變化。以絲綢為主的面料令穿著者身份高貴,玲瓏的曲線彰顯出女性柔美的一面。當我徜徉在晚晴服飾展廳中,那些圓領的、低領的,短袖的、長袖的五顏六色的旗袍懸掛在櫥窗內,不知曾經演繹過怎樣的風華絕代?每一件似乎都掩藏著一個古時,靜靜地等待著觀看者,輕輕地打開塵封的記憶。參觀后我發現,面料的質地和顏色在一件服飾中尤其重要,真絲華貴而有質感,綢緞貼近肌膚的感覺絕非一般的絲織品可以替代。在選材方面,我更注重面料的下垂感,具有厚重和凝練的感覺。清朝入關前的“馬蹄袖”,可用作禮服,更成為地位的象征,黃色曾經作為皇室的專屬顏色,“富貴花”等圖案紋飾暗含著富貴之意。旗袍,滿族人的服飾。伴隨著清朝的統治,從關外推行到了中原。女人們穿著旗袍,懷中揣著汗巾,佩戴著重重的頭飾,特有的小盆鞋讓她們走起路來婀娜多姿,作揖時猶如飄飄欲飛的蝴蝶,極具藝術美感。

  宋美齡和張愛玲近乎于成為了旗袍的代言人,種類之繁多,樣式之精美,無人出其右。當真是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。愛玲曾經言道:“就是再沒有心肝的女子,說起她‘去年那件織錦緞夾袍’的時候,也是一往情深的。”把旗袍和感情聯系在一起,這種情結也是無人能出其右了吧?她在童年時毫無溫暖,年長時自認為遇見了真愛,旗袍還是原來的,只是心境大為改變。在百轉千回中我黯然沉思,我與他在初相遇時,我的那件袍子呢?在塵世里我謙卑地籠罩在你的光芒下,竟然不知什么物品能夠抵得上你的濃情蜜意。霓裳華服也抵不過執手相望的柔情。然而,每次分手后,想念你的時候,我又念起那件袍子,愛屋及烏,是一種不能言說的情愫。我開始憧憬,一襲優雅的旗袍,眉目含情,在一個寧靜的日子與你相逢,還是行走在空蒙的山間,穿越竹林靜聽天籟。奈何沖不破的是,塵世的喧囂和藩籬。這樣想來,終須有優雅的心境,無斯人,吾誰與歸?

  身著旗袍的女子,從頭到腳的精致妝容,帶有一抹閑情逸致的況味。不自覺的透露出一種恬淡,心態平和,舉止從容。那份優雅若無深厚的文化底蘊和良好的修養,是無法偽裝的。我在塵世中,被俗事拖曳著前行,奔涌而出的那種力量,讓我無法安寧。我遠離了那份逍遙與寧靜,與旗袍再次擦肩而過,但是我對于美麗服飾的追求仍然孜孜不倦。

  如今,旗袍重返舞臺,受到社交名媛的青睞,成為華貴與地位的象征,我與旗袍夢再次漸行漸遠。唯有烹煮一杯茶,手握一卷書,書中走來穿著旗袍的女子顰兒,她是古往今來的奇女子,質本高潔,落于塵世,不染塵世的污濁,只有潔白的顏色適合心靈純凈且臨水照花的女子。我從內心里喜歡,打著油紙傘的女人,身著旗袍,回眸的瞬間,有著一絲憂郁的眼神,淺淺一笑,寧靜地穿過青石板小路,袍子舞動的時刻,灑落一地的故事,醉了光陰。恍若玫瑰花的馨香,流傳了幾個世紀。

熱門文章
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