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媽媽的年散文

散文 時間:2019-11-13 我要投稿
【www.ruwyck.tw - 散文】

  媽媽很重視過年,過年很講究,都是老一套的講究;說頭也多,也不知從哪來的說頭。小時候的我,盼過年,每到過年很高興,也很緊張,生怕哪個地方做錯了,扭了媽媽的講究和說頭,惹媽媽生氣,挨媽媽說。

  大年三十的晚上,是絕對不能掃地和扔東西的。媽媽說;三十的晚上掃地和扔東西是不吉利的,會把運氣掃走,扔沒的。隨便地上有什么,誰愛怎么扔就怎么扔,就是不能掃,也不能扔。有年三十夜里放小鞭,我在屋外拆的包,包裝紙隨手扔在了地上,回到家,媽媽就問,包裝呢?我說;扔院里了。媽媽顯然不高興了,對我說:走,帶我去找。我和媽媽在黑黑的地上,來回地找,硬是找回了我拆的包裝紙,包裝紙已被崩得不成樣子了,不成樣子的包裝紙,媽媽見了也高興,找回來就更高興了。媽媽沒有說我,而是摸著我的頭,笑著說:兒子,以后別啥都扔,三十晚上不能扔東西的。我被媽媽的和藹感動的差點落了淚,淚,是不能落的,三十晚上掉淚,媽媽準會掐我屁股的。

  三十整夜是不能關燈的,媽媽說這是老輩傳下來的,三十的夜,外面黑,屋里不能黑,要亮亮地迎來初一的曙光。天黑了,所有的燈就都扭亮,一直點到初一天亮。從小媽媽就教育我們凡事要節儉,所有的燈都亮著,而且,還要亮一夜,多浪費呀?我勸媽媽,媽媽才不聽呢,你們誰說也不行,老輩人就這么過來的,怎么也不差這點電費呀。有一次,我忙中出錯,一不小心碰到了關燈的燈繩,燈滅了,媽媽火了,嚷叫著趕緊又拽開燈,照著我的脖溜就是一撇子。很疼,紅紅地幾道檁子;很委屈,但就是不敢哭,哭了,還得挨一撇子。后來有了電視,看完春晚也不關,也照樣地一夜地開著,我問媽媽:這也是祖輩傳下來的?媽媽不好意思地笑,罵我小兔崽子,但就是不讓關電視。

  過了三十,就是大年初一,正月里是不能做針線活的,這是媽媽告訴我們的。她不做,也不許我們做,當然,那個時候我們是不做針線活的,只有媽媽一人做。年前,媽媽點燈熬油地給我們做新衣服,做拆洗的被褥,納鞋底,縫鞋幫,三十晚年夜飯前一定做好,初一一早,就挨個幫我們穿戴好,趕著我們到街里鄰訪去拜年。穿著都是新的,心里就別提有多高興了,蹦蹦跳跳東西亂串,走家串戶顯擺,誰要是說一句,你媽媽的活做的真好,保準跑回家告訴媽媽,媽媽的眼里準會是笑意盈盈,那個時候看到媽媽的笑,是很不容易的事呀!

  年三十的年夜飯,媽媽一定要弄出八碟四碗的,就是炒個肉絲炒咸菜,也要湊上她規定的數。媽媽說;過年了,誰家不是大魚大肉的?我們家再窮,也不能窮了過年。然后就是接著的吃剩菜剩飯。媽媽說;沒有剩菜剩飯的年,還能叫年?來了客人接著做新菜新飯,客人走了我們接著吃剩飯剩菜,唯有初五這天要做一桌子新飯菜,媽媽說了,破五是重要的年節,除了吃餃子,還要吃新飯菜。吃剩飯剩菜最多的是媽媽,有的剩菜都在鍋里熱了幾回了,熱的都沒魂了,誰也不愛吃,媽媽默默地,不聲不響地都吃了。

  那時拜年不像現在,拜年還有壓歲錢,那時沒有,也有給壓歲錢的,很少,給的也不多,一毛兩毛的,就是有,媽媽也不讓我們要。因為我們家給不起壓歲錢。收了別人家的壓歲錢,人家的孩子來我家了怎辦?沒有壓歲錢,拜年拜得也歡,也熱鬧。院里誰家也不落下,一家挨一家的拜,拜了老人,拜大人,再和小朋友們拜;家家戶戶都拜年,你上他家,他去你家的拜,有時能碰到一起拜,一屋的人,相互的拜,融融的情,暖暖的愛,拜得我們就別提有多高興了。媽媽也拜年,媽媽拜年拜的早,我們還沒出屋時,媽媽一個人就去給院里的叔叔大爺,大娘大嬸們拜年去了。媽媽拜年不空手,平時家里的許多事都靠著大家的幫襯,到了年節,媽媽夾著條魚,或是掖著兩個豬爪,一個蘋果什么的,借著拜年給大家送去了,也是為了感謝院里的左鄰右舍。人家不要,媽媽就生氣,而是真的生氣,大過年的,誰也不愿讓媽媽生氣,也就都把東西收下了。拜了一圈回來的媽媽,就催著我們去拜年了。

  媽媽的年,年年讓我緊張,年年又給我快樂,當然,也有不幸的年,就是不幸的年,媽媽也是想出一切辦法,讓我們把年過好。那年,爸爸進牛棚,過年回不來,媽媽奔跑了幾十里的路,趕在年夜飯前見到了爸爸,看著爸爸爸把帶去的嚼硌吃了;又奔跑著趕回,給我們包餃子。那年的三十,不懂事的我,花了兩角錢,偷著買了一掛小鞭,過年了,哪個孩子不想放放小鞭?媽媽知道了,啥也沒說,卻悄悄地流淚了。兩角錢,對于當時的我們家,可是相當有用的,當時家里七口人,媽媽沒工作,就靠爸爸一個人每月72元的工資生活,哪不需要錢?吃都吃不上溜呢,我還買小鞭。媽媽一邊包著餃子,一邊地對我說;嗨,兒子啊!不是媽媽舍不得讓你買,真的是沒錢啊!姥姥有病在醫院,爸爸改造回不來,哪不靠錢來打點?買了就買了吧,以后啥事和媽媽說一聲,媽媽也好計劃一下呀。我多么想放這掛小鞭呀,可是聽了媽媽的話,我覺得我太不懂事了,趁著夜色,我跑到街口的小賣部,悄悄地把小鞭給退了。人家不給退呀,我幾乎是流著淚央求人家,人家才給退的。

  看著小朋友們放鞭放炮,我羨慕及了,讒得站在一旁看,見到一個小鞭沒響,我就去撿,撿到手,小鞭也響了,把我的手炸出了血。媽媽捧著我的手,堅持地沒有哭,只是緊緊地抱住我,我能感覺到,媽媽的身體是顫抖的。

  媽媽的年,就按照她的規矩過了幾十年,既便是我娶妻生女,當了爸爸,每年的過年,我也是要求著妻和女兒一定按媽媽的規矩過。三十晚上不掃地、不扔東西、不關燈、正月里不做針線活、一定要八碟四碗——————媽媽高興了。媽媽高興,我們這些做兒女的不是更高興嗎?

熱門文章
幸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